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叶皓】皓月万里(二)


小孩儿不自觉往前挤了几步,他想看清那红衣人的脸。人群也如浮动的江水般起起伏伏,小孩儿青色的身影夹在里面就像一颗小小的青核桃。令人无奈的是,无论他怎么远眺,他都看不清那人的模样。
表演还在继续,浮水而起的巨型龙舟的船舱里走出个穿绛红杉的短发少年,怀里抱着一只古琴,没走几步就席地而坐,双手抚琴,一串流利的音符自然的流淌出。
刚才喧闹的人群又安静了下来。
“嗤-”一声凌厉的破空声响起,红衣人不知何时撑开了一把金红色的伞,伞尖顶上还站着一位浅金发色的姑娘。
古琴声铮铮不绝,伞尖上的姑娘随着乐声翩翩起舞,柔软的腰肢就像春天里刚抽枝的柳条。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连鼓掌喝彩都忘了,大家都屏息凝气,生怕一不小心就惊扰了那伞尖起舞的姑娘。
小孩儿的目光从始终终都凝聚在红衣人身上,那人不时微微调整伞的角度,配合跳舞姑娘,让她跳的更稳,更随心所欲。但无论怎样的动作幅度,那人的脸都是稳稳妥妥被遮挡着,偶是姑娘飘起的月白裙衫,或是那流光溢彩的金红伞沿。
一直到乐曲结束,小孩儿都不知道对方的模样。

到了最后,所有的龙舟排列组合汇成一条巨大的金龙,在鼓声中英勇前进,逆水而行,驶到最高处时又突然调转方向,顺水而下,在极高的落差上激起阵阵水花,形成一种独特的美景。
而红衣人与起舞少女几个,在舞曲完毕后就平地消失了。人们这才反应过来,今年的龙舟表演是请的修行者来的啊。
“一般的修行者天性淡薄,性格傲气,断是不会来庙会这种地方的吧!”
“肯定是兴欣,除了兴欣这个刚组成的新道会,哪个道会也没这么缺钱吧!”
“可别小瞧了那兴欣,听说那里面的人有几个天赋异常高的,是修神的材料子呢。”
“啧,别吹了老李,不就一个新兴的修道会么,还修神呢,我看他们几个月后的战道会都不一定能行。”
“……”
“……”
两个路人的对话让小孩儿听得莫名其妙,他忙凑到那俩人面前,仔细询问了一番才明白。
天有天神,神有神域,每年有御神会大赛,各个神域的人进行比赛选拔,胜者得其他神域整一年的献祭。人间的修行者修到一定境界可上神域去观摩学习,普通人可通过天镜这种法器去观看,神域的天神接受人类的供养,并在自己的神域管辖范围内的人间国土进行庇护。各神域还在人间设与自己对应的修道会,以此来作为选拔适合的新天神的地方。人间修行的人想要成为天神有两种方法,一是加入各神域所对应的修道会,通过选拔进入该神域。二就是自己组成一个修道会,然后在每年的战道会胜得其他所有道会,胜一神域,便可达到开辟神域的最低条件。成为一个新类别的天神。
而最近兴起的兴欣道会,就是打的这样的主意,只不过他们势单力薄,在修行材料上有很大不足,因此很多时候不得不通过为普通人打工赚取资金。人们对这样一个草根道会是充满不屑的,因为它毫无一个道会该有的戒律清严,安静肃穆,道会里的人也松松散散,毫无修道之人的庄重沉稳。

小孩儿愣愣的看着渐渐平静的水面,突然一转身,朝西面跑去。

评论
热度(12)

© 青梅小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