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老歌系列】【包罗】我在你左右(上)

打算写个系列,每篇文都是以一首老歌为主题【一个老年人的特殊爱好XD】
放眼望去,满地私设,狗血一片,小学生文笔。所以,慎入|ω・)
包罗就该甜甜的\(//∇//)\尽管我一直记得原文有个细节,兴欣众聚会,罗辑喝趴下后包子给了罗辑头一拳……
———————————爱的分割线————————

罗辑躺在宿舍略硬的板床上,没戴眼镜的双眼看事物有点模糊。周围除了耳际时不时传来的几声鸟鸣外别无他声。
包荣兴在下面的桌子上安静的打荣耀,表情很激动,却少见的一言不发。
前几天刚洗晒过的被子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有点像包荣兴身上的味道——白莲洗衣粉的味道。罗辑一直很不解包荣兴为什么对这种奇怪“名称”的洗衣粉如此执着。

几周前。
“不愧是我小弟,这么关心老大的起居!”包荣兴非但没有回答罗辑的疑问,反而把问题拽往了其他方向。
罗辑很无奈,他就知道会出现这种局面,包荣兴的脱线与跳跃性在兴欣无人能比。
在他准备放弃这个话题时,包荣兴说了一句话。
“因为觉着这种味道有点像小弟。”
毫无缘由的一句话。
像我?虽然淡淡的莲花香气挺好闻……
但是等等!包荣兴你说谁是白莲花呢!!!
戴眼镜的小伙怒了,追着金毛小混混狂甩两条街,从此兴欣众人对罗辑的战斗力有了新的理解。
“原来小伙是线下pk型。”

包荣兴在某方面很坚持,甚至可以说固执。
“白莲花”事件后他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给回去读书的罗辑寄了一大包白莲牌洗衣粉,还附纸条一张:小弟好好用,老大会不定期过来检查的!
罗辑收到后气急反笑,他立即给包荣兴发了条短信。
“怎么检查?来闻闻我身上的味道么?”
包荣兴的回信很快:你是不是傻当然是看看你的洗衣粉剩余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辑此刻才发现自己刚才的短信有点奇怪,透着一种暧昧的气息,实在不符合他平时的语气。
罗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也不明白原因,明明只是句玩笑话,他没说过并不代表他不可以说。
包荣兴的短信随即又至:做好准备,明天老大要来临幸小弟你了!
罗辑翻了个白眼,那个白痴知道临幸是什么意思么就乱用。
他很想回短信好好奚落奚落包荣兴一通,想了许多,最后却只是回了个“好的”。
恐怕说了那个二货也听不懂,反而白费我口舌。怀着这样的想法,罗辑回到宿舍用包荣兴寄来的白莲牌洗衣粉把自己的被褥痛痛快快都洗了一遍。

包荣兴果然隔一天就火速来到了罗辑所在的学校。罗辑却因为过度劳累+没忍住诱惑喝冷饮导致犯了胃病,他实在没有力气下楼接包荣兴,只好打电话告诉他具体地址。
“不知道看门张大爷会不会让包子进来啊……”罗辑想起包荣兴那头灿烂的金发,不无担心的想。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
包荣兴没一会儿就推门而进,背着个荧光绿的背包,仔细看他手里竟然还提着一个电锅。
“小弟我来看你啦!”包子依旧很热情,仰头与在上铺垂下头有气无力的罗辑对视。
“你是来野营的么……”对于包荣兴这身兴头,罗辑很无语。
此时包子已熟稔的自己找地方坐下了。
罗辑捂着隐隐抽痛的胃部,心里一横就要起身,包荣兴这么远来一趟,怎么说也是客人,虽然他平日很烦人,但自己这样干躺着也不太好。
一个热热的东西从蚊帐缝里递进来。
罗辑愣愣看着那个包在绒毛袋里的东西——暖水袋。
包荣兴嘻嘻哈哈的:“快捂在胃上啊,你不是胃疼吗?”
大热天捂这么热的东西……
但罗辑没拒绝包荣兴的好意,他乖乖把热水袋放在了自己胃部。

过了一会儿。
热意慢慢从外面传进身体里,胃也不再抽痛,罗辑被胃部的暖意熏的昏昏入睡。
比吃药还管用。他这样想着,马上就要睡着了……
“不,不行,不能睡,包子还在下面呢。”罗辑用意志摇了摇头,想驱赶走这份睡意。
并非不放心包荣兴什么,罗辑只是单纯的觉着自己自顾自的睡觉留下包荣兴一个人待着,有点不礼貌。
“睡吧,小弟,还需要大哥给你唱首摇篮曲么”包子的声音突然想起,近的好像在耳边一般。
罗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立马就清醒了一半。
不知道什么时候,包荣兴顺着他床头的爬梯爬了上来,此时正站在他床头处(脚还踩着爬梯。)

惊惶失措的罗辑很可爱。
脸涨的通红,那双细长的眼睛没有了眼镜的遮挡似乎显得更精神了点,即使是在病中他也没有过多的憔悴样子,还是很文邹邹,书生气很足。
很干净,很纯粹。
鬼使神差般,包荣兴向罗辑的脸庞探去。
在即将触碰到脸颊时,他反应过来,把手上移了些,轻轻的放在对方有些汗湿的额头。
“嗯,没发烧。”包荣兴红着脸道。
罗辑已对包荣兴奇怪的行为习以为常,他没推开那只有些微凉的手,只是无奈的解释道:“我只是胃痛而已。”
“总之你就是在生病,生病就该好好休息!”
“小弟睡觉!不许说话!”
包荣兴有点语无伦次,他轻手轻脚的从爬梯爬下,坐在罗辑的电脑前,问了罗辑密码后就开始玩荣耀。

房间里一片静谧。
困意不知不觉中也再次涌上,罗辑闭上眼睛,眼前一片令人安心的昏暗。
隐隐约约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在轻声哼唱着什么,谈不上多动听,淡得像一抹轻烟。

“把我们的悲哀送走,送到大街口,让阳光温暖凄凉的心头,蓝天高高好气候,山又明水又秀,把悲哀送走,把一切丢在脑后,我在你左右。”
那人这样唱着。

评论(1)
热度(15)

© 青梅小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