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叶皓】谷雨

虽然题目是谷雨,但好像和谷雨并没有太大关系呢_(:з」∠)_
微虐,但我个人还是觉着蛮甜哒
其实我觉着叶皓的话还是虐点吃的香,虽然这篇文几乎不虐。
私设有,ooc有,狗血有

——————————————————爱的分割线

谷雨,谷得雨而生也。

  二三线小城市,街道灰蒙蒙的,行人很少,大多都走路散漫,漫不经心,好似在度假。
  明明是工作日。
  这让刘皓想起某个人。

  春天的天气变化无端,昨儿个还晴空万里,艳阳晒得人睁不开眼,今天就蓦地阴了脸。刘皓紧紧衣服,向街角唯一的一家饮品店走去。

  “白桃乌龙茶,加冰。”他头也不抬,熟练的点单。

  “今天气温下降,喝点热的吧。”那人友好的提醒道。
  “啰嗦——”刘皓不耐的抬头,话一下子哽在咽喉,吐不出口。

  叶修也愣了,眼前灰头土脸冻的哆哆嗦嗦的瘦弱青年赫然就是他曾经在嘉世日夜相对的副队。

  “你这性格怎么越变越糟了啊。”叶修笑了,一脸云淡风轻,那双好看的手动作不停,熟练的给这位熟悉的顾客调了一杯热可可,“以前还把情绪憋心里,怎么?现在装不住了?”

  刘皓眼神复杂的看着递过来的热可可,吸管已经插好
了,袅袅白雾在微小的孔眼上方蒸腾着。
  半晌,他开口道:“我说,你是故意的吧。”
  “哦,忘了你不喜欢巧克力了。”叶修作恍然大悟状,收回一直举着杯子的手臂,让刘皓伸手伸了个空。

  刘皓不喜欢吃巧克力,任何与巧克力相似味道的食物都无法容忍,他没指望叶修能记得关于自己的一点什么。
  眼下叶修的表现让他微微一怔,不自觉忽略了伸手伸空的恼怒感。

  其实他不是在意热可可,他在意的是叶修的插吸管方式正规饮品店的店员为客人插吸管时很注意,不会让自己的手碰到吸管一分,他们一般是握着吸管外的塑料包装插的。而叶修是直接剥开塑料包装,用手直接接触完整的吸管,然后把它插进了杯子。

  还未等刘皓提醒,叶修已利索的做好了第二杯饮品,这次倒是按了刘皓的口味,白桃乌龙茶。
  但是也是一杯热饮品。
  吸管也是经手后插的。

  职业选手精心保养的一双手真的是漂亮。虽然刘皓自己的也不差,可跟叶修的是真的没法比。即使不喜欢叶修可刘皓不得不承认,这人的手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一双手。
  而现在,这手就在他面前,握着一大杯乌龙茶。手与茶香混杂缭绕,在微冷的春寒气息里,刘皓心里升腾起一种微妙的感觉。
  他蓦地想起这手刚才触碰了吸管。
  如果,这手,触碰到别的地方会是怎样?

  在叶修不解的目光里,刘皓呆立原地许久后狠狠打了个冷颤。
  “干啥呢你,还不接着?”叶修晃了晃手腕。
  刘皓皤然醒来,难得的竟有了几分羞愧。
  他在做什么!对自己的敌人的手意淫?
  “收你两杯的钱啊,刚才那杯可可也算。”叶修不知他心念,兀自碎碎说着,却没有一丝把那杯可可递给刘皓的意思。
 
  “哗啦。”
  热饮品尽数洒在浅色的休闲裤上。
  刘皓终于生气了,他很确定叶修是故意的,他刚碰到杯壁还没抓住,叶修就松手了。
  他忽然间就明白了叶修对他反常的关心,因为那杯热茶真的是很热,虽然不至于烫伤,但是也绝不舒服。
  刘皓愤怒的抬头,叶修冲他笑,还是一脸云淡风轻。
  “刘队长不行啊,手该好好练了,饮料都接不稳,还怎么打游戏啊?”
  那双眼角微微下撇的眼睛里,刘皓看不到一点恶意嘲弄这人是认真这样说的,即使他故意把热茶洒在刘皓身上,但他却没有故意嘲弄的意味。
  叶修像以前一样,从来没把他刘皓放在眼里,从来没有。
  这个人太过强大,也太过冷漠。对别人也许不会这样,但对他刘皓,从来就没有变过。

  憋了一肚子气的刘皓瞬间就萎靡了,他本来就因为自卑有点微微驼背,现在更是挺不起胸膛,整个人塌着肩膀,神色衰败的站在饮品店门口,灰衣灰裤,像极了一只过街人人喊打的老鼠。

  一瞬间刘皓甚至有一种错觉,他觉得叶修是故意出现在这里羞辱他的。
  随即他又推翻了自己自作多情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

  刘皓没再出声,他从口袋掏出皱巴巴的两张纸币,放在柜台扭头就想走。

  一声春雷霹雳。
  雨来的格外突然,杀了街上行人一个措手不及。不一会儿,街上就一个人也没有了。
  在饮品店外小小的遮雨篷里,刘皓背对着叶修,面对瓢泼大雨,不知所措。
  他不光彩的一面昭告天下后,所有人都厌恶他,耻弃他,他不在乎,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小人,他对所谓君子不屑一顾。
  可他不想面对叶秋。
  作为一个真小人,在叶秋这样一个真君子面前,他觉着自己赤裸裸,将自己所有丑态暴露于他面前。
他惊心,他惶恐,他害怕。

  在他下定决心冒雨跑回去时,一杯热可可塞到他手心。
  随后是叶修懒洋洋没个精神头的声音:“喝吧,不要钱。”
  刘皓握紧便利纸杯,胳膊僵直。
  最终他把吸管塞进嘴里,干裂的双唇狠狠用力,吸了一大口饮料。巧克力的味道立即充斥口腔,这种令人厌恶的味道使他有点恶心,忍下干呕的冲动,他把一整杯热可可都喝下了肚子。

  一旁的叶修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近似自虐的自己的前副队。
  “小伙子,有进步。”他甚至伸手拍了拍刘皓的肩膀。
  刘皓大口的喘气,此刻也顾不上天人交战的脑海,他只想从巧克力的毒药里挣脱出来。
  不知不觉间,暖意从脚底升起,连一贯冰凉的手心都染上了几分热度。
  好像可可也不是那么难喝啊……刘皓在心里嘀咕,不自觉的挺起了腰板。
  遮雨篷外雨帘如注。

  “你不在兴欣待着,跑这来干嘛?”刘皓憋了一肚子疑问,还是问道。
  “体验体验生活。”
  “……”
  “饮品店是小唐以前开的,一直托人照顾着,这几天那人有事,唐柔就托我来了。”
  “哦。”看不出你还会配饮品。
  “以前刚离家的时候,穷,什么也干过。”像是看穿刘皓所想,叶修淡淡的解释道。
  刘皓不吱声了,他看着雨势渐小,准备找个时机回去。
  他一点也不想继续和叶修待在同一空间,呼吸同一块空气。
  因为他怕自己再多待一秒就会后悔,后悔自己曾做过的一切。
  “我没错!”他暗暗重复这几个字,眼睛瞅着外面,雨下降的速度越来越慢了。

  刘皓一鼓作气冲出遮雨篷。
  同时春雷再次响起,雨水一改柔顺,忽的又起。噼里啪啦砸下来,有几分冰雹的气势。
  可刘皓没勇气再回到那方小小的天地了,他已经迈出去了,又怎么回得去?

  “刘皓!”叶修在后面大声喊。
  他迟疑片刻,还是转过头,静静看着他曾经全心全意憧憬崇拜过的人。
  此时雨水已把刘皓全身打湿,刘海贴在额前,十分狼狈。这是他在叶修面前最狼狈的模样了,可他已经没有心气故作骄傲,故作不屑了。

  “加油。”
  叶修没挽留他,只是做了个握拳奋斗的动作,配着他懒散的表情,可以说有点滑稽。

  刘皓却没笑,他一动不动站在雨里,两道水流从他青黑的眼眶下划过,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end——————————————

评论(3)
热度(29)

© 青梅小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