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轻小说】拾荒少年

  拾荒少年by青梅小丸子

  我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单身,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在魔都这个灯红酒绿的大城市默默打拼。我的模样还年轻,我的眼神却已苍老。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我会拉开落地窗前厚重的窗帘,静静的站着,看繁华的城市在深夜依旧车马川流不息。
  只有在这时,我会想起那个少年。
  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呢?

  我出生在北方小城一个偏僻的小村,父母上过几年书,在家务农为主。我从村里上小学,每天骑半小时自行车上下学,书包里零零散散就几本书,数学语文英语。我成绩不好不坏,长得不丑不美,人际关系不亲不疏。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我对此并无不满,甚至非常开心,因为普通意味着事情少,而人最难做到的就是无事一身轻。
  我最喜欢初春纸鸢在天上飞,夏槐花满枝,跟着村里的人拿着竹竿柳条筐满街满巷的打槐花,然后回家做成槐花咸饼。槐花咸饼咸中带甜,是我最喜欢的吃食之一。秋天落叶满地时,多出去散步捡些形状颜色优美的,回家后用清水洗净晾干,夹在书里做书签。至于冬天就更不用说了,最为欢喜漫天大雪,棉袄棉裤烤红薯。
  我当时一直以为,我会永远这样快乐下去,过这种算不上富裕,但轻松无比的日子。

  小学还没毕业,我就被舅舅接到了城里。舅舅的家明亮,宽敞,温暖。我从未接触过这样的环境,有些不知所措。
  舅舅把手放在我头上,面容和煦。他说:“四月,好好学习,以后你也会拥有自己的大房子。”
  我仰头看他,此时的舅舅还是年轻人模样,眼睛里有着独属年轻人的光辉,那是一种充满了对未来美好向往的光辉。
  正是这双眼睛,让我吞下了想要说出口的话,而是对他乖巧的点点头。
  其实我想说,我不想拥有自己的大房子,我就想和家人挤在小屋里,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喝茶吃点心。
  当时的我对人情世故还懵懂,却已无师自通学会了照顾他人情绪。

  之后的日子也很平凡,却也不平凡。我再不能和以前一样随性过生活了。父母还在老家务农,家里活重,来看我的时候很少,每次看到他们殷切的眼神,我就一句想回家的话也说不出。
  舅舅说,你不能让父母干农活一辈子吧。
  “可是父母干农活的时候明明也很快乐啊?”当时的我反驳道。
  舅舅还是摸我的头,“傻瓜,那是因为有爱啊。”
  他笑意盈盈,连日的工作使他眼下带了一层淡淡的黑眼圈。他还是那样意气风发,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形象,但我却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已经悄悄的变了。

  我马上就要升初中了,书包里的书一本本增多,变着花样的练习册层出不穷,城镇的小学和乡下的小学有太大不同了。在乡下几乎没有一个孩子是近视眼,在城里,几乎所有小孩都配眼镜。
跟我一样,舅舅也越来越忙,每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有一天甚至满身酒气。我费了很大劲才把他拖到床上。看着他混浊的脸庞,我很奇怪,我原来清清爽爽的小舅舅去哪了呢?
  第二天舅舅醒来,向我不好意思的道谢,还亲手做了小蛋糕给我。看着消瘦了许多的舅舅,我突然间就明白了原因。
  我小心的问道:“舅舅,你好像很久不和舅妈联系了。”
  我刚搬到舅舅家时就知道舅舅有个女朋友,长发,个子不是很高,很温柔,喜欢买果冻给我。
  舅舅疲惫的端起茶杯,他有些颓唐的低头,不轻不重的吐出两个字。
“分了。”
  随即他反应过来,好像觉着不应该对小孩子这种态度,又立刻补充到,“咱家的房子太小了,她需要一个更大的。”
  我很奇怪,舅舅家的房子已经很大了呀。
  后来多年后我明白了,不是舅舅家的房子不够宽阔,而是舅舅的心不够宽阔。
  觉着对小孩子解说这个问题还是有点早,舅舅把绿茶一饮而尽,就催促着我赶紧上学去了。

  我虽然不聪明,但是也不傻。大概我的到来使房子变小了吧,毕竟多了一个人,总会多占用一点空间的。我努力学习,想尽快拥有自己的房子,然后去挽留住舅妈,让舅舅不要再伤心了。
  大概是拼劲全力的缘故,我考上了我们城市最好的初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舅舅非常开心,父母也过来看我,我们一大家人做了一大桌子菜,开开心心的过了一晚上。
  那是我少年时期最珍贵的记忆。那天的舅舅是发自真心的欢笑,不像后来一样敷衍疲惫。

  快乐总是短暂的,之后的日子回归正轨。等待我的是辅导班,练习册。等待舅舅的是策划书,公司应酬。我们就像是两个陀螺,在命运的皮鞭下滴溜溜的转着,不知道会转到哪里,不知道何时停下。

  我一直以为我会这样麻木的生活下去,直到我碰上那个神奇的拾荒少年。
  那是在一个傍晚,火烧云铺卷半个天空,赤红色耀眼的刺人眼目。我背着沉重的书包,脸上架着厚重的玻璃底眼镜。在教室学到最后,直到看门的大爷上楼把我赶下去。
  我刚出校门,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穿一双破烂的开胶凉鞋,腰板与腿都挺得笔直,脚旁放着个脏兮兮的蛇皮口袋,从未扎紧的袋口看去,是许多塑料瓶。
  这是一个拾荒的少年。
一个抬头欣赏火烧云的拾荒少年。
  他最吸引我的是他的神情,非常的恬淡与平和。好似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使他恐怖的事情,好似这个世界美丽无比,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察觉到我的目光,他转头冲我微微一笑,道:“火烧云,很漂亮吧。”

  我将书包里的一瓶酸奶送给他,并告诉他我想跟他做朋友。他痛快的答应了,还送给我回礼,是一个捡来的透明玻璃瓶,很光滑,没有一点瑕疵。
  “城里人好浪费,这么好的瓶子也要扔。”我情不自禁的说出早就埋藏于心的对城里居民的称呼。
  他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有点神秘,又带点狡黠道:“这不是从垃圾堆捡的,是我的传家宝。”
  “诶?传家宝就随随便便的扔在袋子里,就这样给我了吗?”我很震惊,那玻璃瓶太漂亮了,怎么看都不像是一般物品。
  像是读出了我心中所想,少年不紧不慢的解释道:“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是空的,死去带不走的,所以传家宝又怎样,与拿着它毫无感情与送给你时的喜悦心情相比,我更喜欢后者。”
  我愣了,少年与我所见过的任何人都不同,却又那么独特。
  我觉着有什么东西在我心中抽纸发芽,想要喷薄涌出。
  “鸟儿?”
  不对,是……是自由!少年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空中恣意穿梭的飞鸟。
  我为自己抓到这个关键词而欣喜无比,但同时也感到一阵巨大的悲伤。
  “我真羡慕你。”我真心诚意的对少年说。
  少年就像是精灵,他再一次猜到了我的想法。
  他将蛇皮袋背上肩,冲我坚定道:“只要足够勇敢,任何人都是自由的。”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少年,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
  我对于这场相遇充满感激,因为少年让我明白了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但是也因为我的不够勇敢,我选择了与我想要的截然相反的生活。我依旧努力的学习,为一个大房子拼尽全力。舅舅也在拼尽全力,也同样是为了一个大房子。
  只是后来,我实现了大房子的目标,可舅舅却永远也不能实现了。
  我记得那天的天空蓝的不像话,在污染严重的济城来说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天。
  舅舅躺在病床上,面容枯槁。他床边是已经结婚的舅妈,那个长发姑娘如今已剪了短发,但温柔的眼神与过去一模一样。时光好像未从她身上留下一点刻痕。
  舅舅因为过度疲惫和应酬伤了肝肾,辗转几家医院病情不减反重。我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我觉着舅舅整个人都像风一样,好像不一会儿就要散了。
  我背着他偷偷联系了舅妈,恳求她来看看舅舅。她答应了,来的很准时,甚至给我带了果冻。
  离开病房前,她摸摸我的头,说,“阿幸(舅舅的小名)说谢谢你,陪了他这么多年。”
  送走舅妈后的第二天,舅舅就走了,没留下一言一语,我知道他看开了,不是房子不够宽阔留不住舅妈,而是舅舅的心不够宽阔,只装的下房子。

  一阵夜风吹来,清凉如水,吹乱我额前碎发。我揉揉眼睛,将自己从回忆中撤回,明天还有许多工作,我该睡觉了。
  回忆令人清醒,但回忆无法改变现状。
  我走到窗前,准备拉上窗帘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穿一双破烂的凉鞋,腰背挺直,正蹲坐在我家前一栋楼的楼顶,欣赏着魔都的夜色,面容恬淡。

  (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