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叶皓】无根树

注意:全篇意识流,三观不正,伪贵乱,真叶皓。

以下正文:

每当落日西沉,天色将暗未暗的时刻,心里就会极度的缺乏安全感,就像一轮圆月被咬去半边,无精打采的耷拉在天边。


(一)


刘皓用细白的脚踝去蹭正专注打着游戏的叶修后背,他的脚整体较瘦削,脚背有些低,脚趾长的很好,趾头圆润,指甲颜色是健康的肉粉。

“别闹,这抢boss呢。”叶修嘴里叼着的芙蓉王已堆叠起一小段烟灰,他无暇顾及,漂亮的双手在键盘上飞速移动,给予游戏里对手致命一击。


刘皓看他打的入迷,不由勾起几分心痒,收了脚准备也去来一盘。

他刚把脚伸进拖鞋,叶修那里已经完事了。巨大的荣耀二字跳出来占据电脑主屏,果不其然,又是一场胜利。

“早上没满足你?”叶修说着一面起身,把刘皓又压回床面,掐着下巴凑上去亲。

刘皓没反抗,顺从的张开嘴任对方舌头乱舔,叶修这人别看游戏打的好,床上《和谐》技巧实在糟糕,且他并不是很热衷此道,每次都有点像例行任务,虽然时间也不短,但总感觉还欠点什么。

刘皓边想边把手伸进叶修的薄短袖,在他后背上慢慢滑动,偶尔手指挑《和谐》逗性的点戳。

“我说,改天找个人来玩玩吧。”刘皓道。

“你这又惦记上了谁?周泽楷不行,他不乱《和谐》来的 。”叶修下面已经有点发《和谐》硬。

“什么叫乱来?我们这是享受相互运动带来的快乐!”刘皓正容,“而且我比较喜欢口活好的。”

叶修闻言笑了:“黄少天?”,“你小心喻文州背后算计你,他们玩战术的心都脏。”

“说的跟你不是似的。”刘皓伸手扭了叶修下面一下,下手有点重,叶修一下子就软了。

“我说你这诚心的吧……”叶修干脆翻在一边躺下,点燃一根新烟。

“能不能行啊你,明晚上怎么样?”刘皓伸手抚慰刚才被他粗鲁“虐待”的部位。

“行吧,我问问,来不来不一定,来了是不是本人也不一定。”叶修吐出一口烟气,嗓音变得有些暗哑,顺着他的视线向下看,刘皓的头颅完全低着,可以看到头顶上一个小小的发旋。



(二)


黄少天还是来了,他跟刘皓不熟,平时没说过几句话,贸然的邀约使他有点好奇,即使被喻文州警告不要趟这趟浑水,但他还是来了。

一进屋他就被呛的咳嗽不停,定眼一看,叶修正做电脑跟前翻云吐雾的打游戏,听他进来头都没抬一下。

“我去这么专注哇……”黄少天嘀咕一声,转头关紧房门,顺便上了个锁,他这次是用叶修以前给的备用钥匙开的门。

“刘-皓-呢?”他故意扯着嗓子喊,一边把窗户打开给房间通气。

“卫生间洗澡呢。”

“怎么的我看你这态度好像不是很欢迎我啊,你看你连头都不抬,太不尊重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了吧喂!”黄少天是个话唠,进门三分钟不到就暴露了本性。

叶修嗤笑一声:“又不是哥要你来的,有人想试试你口《和谐》活。”

“什么?!口《和谐》活?哪个魂淡埋汰我啊!我这是口才好,口才好不好!”黄少天急了。

“喻文州说的,怎么,他没给你说让你来这干嘛的?”听他语气奇怪,叶修回过头,难得正经的看着黄少天。

“不是来切磋技术的?”黄少天也愣了。

“是来切磋的,只不过此切磋非彼切磋。”叶修微微一笑,他已经看出黄少天是被喻文州耍了,这人比周泽楷还单纯,跟他们不是一个圈的。

“真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赶紧回去吧,找你队长跟你解释去。”叶修起身准备把黄少天送走,虽然他平时玩的很开,但拉人下水这种不太道德的事还是少干为好。

“吱哑”一声,浴室门打开的声响中断了两人行为。


黄少天看着眼前赤裸的刘皓目瞪口呆。

刘皓头发还湿着,水珠从发尾滴下顺着脸颊滚到锁骨,再从锁骨处一路向下,划过绯红的ru尖,消失在肚脐之下的莹白小腹上。

黄少天对刘皓接触并不深,何况是眼前一丝不挂的刘皓。


他有些僵硬的扭头看身边站着的叶修:“你们嘉世都这么不拘小节的么?”

一看他这反应刘皓就明白了,随手扯过椅子上搭着的白色浴巾,柔软的绒毛瞬间裹住湿润的肉《和谐》体,刘皓抬着头,笑意盈盈:“不好意思啊,我屋里热水器坏了,来队长房里借用浴室洗个澡,没想到黄少来了,你们不是切磋技术吗?不用顾及我。”

黄少天丈二摸不着头脑,刘皓叶修这什么意思哇!不是切磋技术吗?喻队不是说要必须见面才能切磋的技术吗?此切磋非彼切切磋又是什么鬼,怎么叶修要我走刘皓这又是留下的意思???

刘皓拧开门把离开了,经过黄少天时他微微点头示意了下,一阵清新的沐浴乳香味传入黄少天鼻腔,浴巾裹得很宽松,隐隐可以看到胸前两颗挺立的乳【和谐】珠。

“粉色的。”三个字自然而然从黄少天嘴里吐出。


话刚说完他就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尴尬的气息一下子蔓延在整个屋内。

“我体内色素浅。”刘皓一本正经的回答,他比别人颜色更淡的瞳仁专注的看着他。

黄少天发现刘皓确实没说错,他的发色肤色都很淡,整个人的气质也淡,安静,举止有礼,谈吐得当。喻文州曾说过,选手里论镜头前最好看的,莫过于嘉世副队。

只不过这话还有后半句——论最表里不一的,也还是嘉世副队。

这话是喻文州无意间说的,黄少天当时还挺震惊,他跟刘皓接触不多,就单战场切磋来说对方给他的感觉只是一个打的还不错,有上升成分但也算不上天才的一个优秀选手而已,给他最深印象的反而却是赛后握手时刘皓柔软的手掌。 那天刘皓穿了身不合身的队服,袖口很宽,握手时皓白的手腕明晃晃的露出来,不像个成年男人,反像个刚刚抽条的少年,身上气息干净的很。

一瞬之间思绪万千,如露似电。


黄少天禁不住退了小半步,刘皓身上沐浴乳的味道比起刚才要浓郁的多,那股清新的气味在此刻却缱绻婉转,透出几分挑逗之意。

一边一直看戏的叶修看出了点门道,他走上前,扭住刘皓的脖子,食指抵住他的喉结,不轻不重的上下摩挲,附在他耳边道:“你该走了吧,拉人下水可是有点阴损了。”

被他带有烟味的气息喷吐在耳廓,刘皓几乎要打冷颤,他觉着叶修好像有点生气了,但他想让叶修再生气一点,最后怒火中烧,狠狠把他撕碎才好。


因为他从没见过叶修生气的模样。

“我本来就是个阴损人,上不得台面,就是个下水道里的老鼠。”他轻轻的,用只有叶修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他甚至微笑,淡色的唇抿着,一个甜美的假笑。

黄少天尴尬无比,他大概猜出两人的关系,有更深的想法,他不敢去想。莫名其妙被喊过来,看了半天西洋景,本应该生气的,但他并没有。他脾气不差,但也不好,被人耍肯定不会乐意,气急了他可能还会动手。但是眼前的一切都很诡异,黄少天有种预感,如果他往前,就踏半步,刘皓都会伸出手来死死把他拉住,然后步入一个未知的无底深渊。

突如其来的铃声打破凝固了的局面。


喻文州温和的声音在听筒里传出:“少天,玩够了没,怎么还不回来?”

“那个不好意思,我队长找我,我得回去训练了。”黄少天竭力使自己保持正常态度,他的目光有些错乱,不敢去看眼前二人过于亲密的动作。

“从这练不好吗,叶队还不够格吗?”刘皓还不死心,他侧着头,不忘循循善诱。

是叶修拉开的门,他一手揽着刘皓,另一只手轻轻推了黄少天一下。


“走吧你,留着等着吃饭呀。”他的声音漫不经心,懒散,又带点不易察觉的认真。

黄少天被他一推,像是从梦里惊醒,神色也恢复了正常。


“你们有神经病吧!下次莫名奇妙的不要喊老子!”他这才有些生气,尽管已成年但眼神明显还带些奇异稚气的脸一扭,速度飞快地冲出门跑了。






(三)

“这下满意了?”门一关上,叶修就变了脸色。

“当然不满意,人都没留下,怎么可能满意。”刘皓毫无畏惧,他推开叶修,从对方怀里挣出。

叶修此刻很想抽烟,一想刚刚黄少天打开窗户散了烟味,他摸烟的手又收了回去。

刘皓解开浴巾开始穿衣服,从叶修衣柜拿的,样式简单的t和牛仔裤,穿的很旧,但是很干净,上面全是叶修的味道。他背对着叶修,但他能听到对方几乎不可闻的叹息。他不知道背后的叶修是什么表情,叶修自然也看不到他此刻满脸的泪水。

他很少哭,他虽然为人并不磊落,甚至是别人口里说的下作。可他也是人,也有一颗活生生,滚烫烫的心。只是什么时候,他就把自己作贱成这种模样了呢?

虚伪,真虚伪,落魄,真落魄,狼狈,真狼狈。

那泪水太烫了,两颊好像被火灼烧。流到脖子里,又疼又涩。刘皓不敢去擦,怕背后人发现,他使劲压抑着喉头哽咽,几近窒息。

“我说你哭什么,我也没怎么着你吧喂。”那人声音响起的同时,刘皓感觉到脸上一暖,是叶修的手。

他一边抹着对方的脏猫一样的脸,明明刚洗完澡,一边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和刘皓一直是肉体关系,走肾不走心,只是最近刘皓注意力很不集中,赛场上频频出错,他教训的有点狠了,刘皓就开始唱反调,最后竟然还想玩多人。

他知道黄少天不可能会同意,但他仍然把对方叫来,就是想让刘皓死心,同时他也有点私心,他想让刘皓看看,看看一个真正的选手是怎样的人,而不是一个心术不正,满脑子歪曲心思,不走正路的小人。明明以前,他几乎也记不清的以前,有个少年,比谁都干净的少年。

“叶哥……我……”刘皓嗫嚅,他留恋对方掌心的温度,可他没有勇气去抓住,黑暗的路走多了,一见到光就刺眼的难受。

“先休息吧。”叶修指指自己的床。

刘皓吞下话语,他刚才差点就脱口而出。他现在心里很满,不安,惶恐,希冀。他乖乖的躺下,给自己拉上了被子,温暖瞬间包裹住他全身。

叶修看着刘皓,刘皓状态很不好,很慌,一种伪装被拆穿后的无地自容。这傻孩子以为自己多高明,其实早就无所遁形了。他现在觉着好笑,又带点莫名的心疼。

“睡吧。”他的声音放低,手也放下盖在对方因为不安微微颤抖的眼皮上。


这个时候回头也不晚,还有时间,他可以的。



他可以把对方拉回来,他可以把嘉世扭正,他可以把时间倒流,把错误修正,把灾难消除。


他可以的。



刘皓因为他的安抚而慢慢安然入睡,没看到床头坐着的人捂着脸,指缝里有液体状的东西,一滴滴流下,砸在他的额头上。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