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刘皓中心】七夜谈(3)

刘皓双性设定,我流魔幻剧情,天雷,ooc

以下正文:

第一夜(下)

胖子其实和王杰希关系还可以,当然这只是他单方面认为。王杰希办事稳当,胖子拿公司好处需要他抹痕迹的时候从没出过事,除了胃口大了点,这人真找不出什么毛病。

刘皓这事完后,胖子反思,他原来都是自己偷偷摸摸贪点东西,涉及到大的从没干过,被刘皓哄的有点飘飘然,才干出这等蠢事,差点造成大错。刘皓那天从里面待了快一个小时,莫不是想偷商业机密,万一伤到实验一号可就麻烦大了,毁了公司财路,自己恐怕死的渣都不剩。

这一想,胖子又有点担忧,他看着烟盒里码的整整齐齐一厚卷粉色钱币,这东西就是诱惑人进入深渊的甜美毒药。

“你在这干什么?”一道平稳的声音打破胖子沉思。

王杰希站在胖子不远处,捏着一沓纸,应该是文件。

“没啥没啥,我这不赶着去工作么。”吃人口短,拿人手短,胖子不自觉在王杰希面前矮了几分。

“你的工作已经有人替你做了。”王杰希微微皱眉,扬扬手里的文件示意,虽然他并不是一个不通事故情理的人,但以他严谨的性格,他确实不喜欢这种把自己份内工作推给别人的行为。

“我……我再去做一份?”胖子挠头尴尬的笑。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我收到文件就可以了。”王杰希口气缓和下来,他并不是胖子上司,没有下命令的权利。

在胖子弓着身子越过他的时候,他突然不轻不重道:“刘皓这人狼顾之相,我劝你少来往为好。”

惊讶于王杰希突然的提醒,胖子停身就要扭头询问,肩上一掌的力道使他稍稍一个踉跄,跌跌撞撞的往前走了。

“c组马上就有一组文件传过,你赶紧回去校正一下。”

胖子知道自己不该问了,紧紧的把疑问吞下肚子。

在走廊另一头,刘皓把刚迈出的脚静静收了回去。他耳力很好,刚才的狼顾之相听的一清二楚。他倒没有生气,只是奇怪自己与技术部的王杰希并不熟悉,这顶帽子扣的着实莫名其妙。

估摸着王杰希已经离开,刘皓这才从暗处显身,他走路目光下垂看地,这刚一出来,就看到一双擦的铮光发亮的皮鞋立于他眼前。

“你走路,没声音?”刘皓被王杰希吓了一跳,心里话脱口而出。

“家教严格,习惯无声走路。”王杰希一本正经解释。

刘皓不再多问,微微一笑,侧身给王杰希让路。

王杰希却是一动不动。

“这文件是你替罗宋编的吧,有几处小错误,我来找你校正。”

罗宋就是胖子,王杰希手里那几张纸是刘皓替他写的策划。

“这不是我写的,罗哥和我负责的不是一个领域,我编写不了他的策划。”刘皓否认,他平静的看着王杰希,没有一丝慌乱模样。

“你不用继续伪装了,开门见山吧,我是来找你合作的。”王杰希无声的叹口气,把那份文件递给刘皓。这份文件没有大错,但隐含的小错误很致命,普通人员容易忽略,但是高层一看皆知,如果真的审核通过提交了上层,胖子就会因为泄密被迫离职。之所以说刘皓狼顾之相,不是没有道理。

“我们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不是每天都在合作吗?看不出小王你还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刘皓依旧保持着得体微笑,把文件在手上磕了一下,抚平边角。

王杰希这下真蹙了眉,对方软硬不吃,油盐难进的态度让他有点为难。

刘皓此时心里也窝了火,他看不出眼前这个人想干什么。

“男属阳,女属阴,你现在是……阴阳之体吧。”

“什么?”刘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后一想通立马指着王杰希怒道:“你说谁人妖呢!”

见刘皓这样反应,王杰希心里不由忖度,当下明白了什么,他随后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几个月前天气异变的新闻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突起大风,暗无天日,30秒里眼前一片漆黑。”

“你失忆就和那次异变有关。”

王杰希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除了左右两只眼睛比例不对,单从气质看,他可以说得上是个正派的君子。

刘皓这次没有反驳,他冰冷的盯着王杰希的眼睛,目光像蛇一样冷酷无情。

王杰希毫无畏惧的与他对视,腰背挺拔笔直,如同公司门口那棵翠绿的千年松。

“请来我这谈谈吧。”他微微侧身,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王杰希的宿舍最偏僻,在宿舍楼最北面,七绕八拐过去,层层白杨树叠叠木槿花,绿色和红色混在一起,让人难以接受这种冲突的对比色。

房间不大,摆设很简单,一床一柜一桌,胜在房间很干净,即使位于阴面光线昏暗,也没有使人不舒服的感觉,且这房间只有阴凉,到不潮湿,要知道现在正值七月末八月初的盛夏,正是雨季大雨滂沱的季节,房间不朝阳还如此干爽是很奇怪的事情。

“你对面那间空宿舍阳光很好,你为什么不向公司申请换一下?”刘皓问道。

“没事,镇得住。”王杰希示意刘皓坐在床上,这房间没有沙发,就一张椅子。

刘皓看了下整洁的床铺,想了下,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抱在手里,穿着短袖小心的坐在了床沿上。

“你是谁,你还知道什么?你真正意图什么?”刘皓捏紧正声问道。

“别急,我知道的我都会说。”王杰希喝了一口刚倒的水,慢慢说道,他给刘皓也倒了一杯,但看样子刘皓没有喝的打算。

“我是人类中修行而成的魔术师,制魔药为生,也可操控傀儡,我想前几天你也见到玻璃罩子里那条人鱼了吧,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人类的存在,在人类不知道的反面,还有许多种族,就像人类所说的神仙,异能人士一样。拥有特殊的能力与力量。”

“我知道的你都知道,这太过纷杂,光靠解说一天半宿也说不清楚。至于我的目的,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想和你合作。”

“你为我提供药,我护你平安。”

刘皓听到这终于忍不住露出讥诮的笑容,:“药?我有什么药?”

“你的血液,人鱼血可做药引,制忘忧,解千愁。”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是人鱼?那实验室里那条是什么?”刘皓不自禁拔高声音。

“狂风作,星月藏,一刻漆黑混沌,这是人鱼诞生的标志。人鱼是至邪之物,一但产生,会招来大灾祸,人界,真龙,翼鸟,修罗界,鬼界,精灵,六界杀之。”

“那照你这么说,我产生都几个月了,不应该早被弄死了?”

“你还没化形,不化形没有气息,他们找不到你。你是因为承受不了天地阴阳两合的力量才会失忆,迟早会化形的,如果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化形后果,我想你应该清楚。我所言皆为真实,敢以血誓,如若半句虚言,可天雷击我。”

听他言毕,刘皓脸色苍白,浑身颤抖。

王杰希不再多言,安静等他缓和。

几个月前,他从一间小旅馆醒来,浑身酸痛,但身体并无淤青,他知道自己名叫刘皓,但其他什么也想不起来,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包,他打开一看,里面是现金若干,和一张他的 身份证。最令人惊异的是,他身上多了一个器官,就在两腿之间,多了一道不属于男性的缝隙。这是他在小旅馆准备洗澡清醒下头脑的时候发现的。

虽然处于一团混沌什么也想不起来的状态,自己的性别却是认知的清清楚楚的。他一个男人,怎么会一觉醒来变成了人妖。刘皓忍着异样扒开腿观察那个地方,那里没有一丝手术缝合的痕迹,不痛不痒,用手触碰甚至有一阵诡异的快感。

后来就是他用假身份证进了一家看起来就不正规的小型医药机构,在策划部里编写方案。每天插科打诨,毕竟制假药并不需要什么方案设计。

他的记忆并不是始终空白,晚上做梦偶尔会梦到大量片段,光怪陆离仿若幻境。如果王杰希说的是对的,那些不可思议的情景所显示的应该就是他的过去。

“我还需要你的证明,我不完全相信你。”刘皓缓缓吸了一口气,勉强使自己稍稍镇定,对王杰希道。

王杰希点点头,突然起身上前出手捏住刘皓后脖颈,发力一转。

刘皓感觉不到任何痛楚,就发现自己的脖子转了一个180的弯,身体还朝向前,脑袋却朝向背后的墙壁。

王杰希一松手他就把头转了回去。在刘皓即将破口大骂前王杰希平静的解释:“你的头没事,正常人这样早已经死了。”

“我这不是狼顾之相?”刘皓一愣,他之前做梦时就隐隐觉察自己不像人类,可事实真正摆在面前时又难以一下接受。

“罗宋是人类,不想他牵扯太深。其他族类大多肢体灵活,如果你还不信,我可以再给你演示一遍。”

“不不,别了。”刘皓赶紧摆手,他本来什么都想不起来就已经很受刺激了,实在不想再看一次180度大转头这种恐怖片里才有的景象。

“你为什么要找我合作,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你直接捉了我放血制药不更方便?别给我说你为人正派我可不信这一套,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背着六界追杀也要拿到药,那这血对你来说应该非常重要。这样你更应该二话不说直接宰我才对。”刘皓心里还是存疑,不能信任对方。

“你不能死,这味药需用活血,且不能一天制成,最重要的是,这血得是你心甘情愿放的。”

刘皓无言以对,今天接收的信息量太大,他有点缓不过劲。

王杰希从抽屉里拿出一只透明小玻璃瓶,里面是无色无味的液体,他把它递给刘皓。

“这是?”

“除痛药。人鱼性淫,你下面有时会剧痛,这个药会缓解,外涂即可。”王杰希微微侧开脸,错开刘皓的目光,有些不自然道。

“我靠你这也知道?!”刘皓震惊,他确实每逢阴雨天气,下面独特的部位会剧烈疼痛,他一般都忍了过去,没想到竟是这种原因。

“我说过魔术师擅长制药。”

“那个……我……疼的时候不去解决,而是用这个药压制不会有什么 副作用吧……”他有些别扭的问,他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开始信任王杰希。

王杰希摇摇头:“不会,人鱼千古邪物,不会轻易被本能所制,只是有些难受罢了。”

刘皓没敢问这个难受是怎样难受法,他表示自己回去要考虑考虑。

王杰希没说什么,通情达理的替他打开了门。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