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昊皓】唢呐(一)

1.cp如题,奇怪的题材,奇怪的我→_→
2.ooc,私设
3.我还是很喜欢鬼故事的→_→因为是同人所以吓人不到哪去,请放心阅读( •̀∀•́ )
4.谢谢你的阅读(๑• . •๑)
以下正文:

将近傍晚,下午四点左右,西方留有点红残阳,温度到是已完全降下来,没有白天时那般酷热难耐,不时有些许微风迎面吹来,吹乱他额前碎发。
心里想着该去剪发了,他握着自行车把转弯,穿过荷塘中间的一条大路,慢悠悠的骑进胡同里。这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小镇,建筑是典型的红砖白墙,家家户户规整的挨在一起,由一条贯穿整个村子的主路和若干条胡同小路构成。差不多每个村子都是这样的结构,道路像棋盘一样,把这边地区所有的村镇都连起来。
这正是七八月,一年里最热的时候,刘皓放了暑假,没心情在学校里受热,就倒了几班车干脆回老家避暑。今天家里酱油用完了,他被刘母催着出来活动活动,不得已才套上t恤短裤,懒洋洋的攥着钱上路。
一直赖在家里不着阳光,他的肤色有点病态的苍白,好在眉眼端正,即使穿着发皱的宽大衣服也不显得怎么邋遢。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他的心情不由得变好几分,甚至想松开车把潇洒的放歌一把。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刘皓可不想引得家家户户都出门来瞧他。
穿过这条胡同再拐个弯就能到超市了,刘皓却听到了一阵乐器奏乐的声音。
是这条胡同右侧的一户人家里传来的,吹唢呐的声音。
刘皓寻声看了一眼,隔得有点远他没怎么看清楚,依稀好像是个皮肤有点黑的青年,光着上半身,坐在板凳上,手里拿着个金色的像是唢呐的东西。
他就随意瞧了一眼就随着自行车的车轮前行了。一般在红事结婚白事葬礼上才会有吹唢呐,平常吹的并不怎么多。
管那么多干什么,也许这就是人家个人爱好呢。
那乐声听着挺奇怪的,不难听,就是有点怪异。刘皓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出什么,遂不再琢磨,去超市拿了酱油结账离开。
他原路返回,到了那条胡同,奇异的乐声还在,不过那青年从院里出来了,就坐在路边,刘皓一会儿路过就得经过他身边。
鬼使神差一般,刘皓放慢了骑行速度,他想看看这个青年长什么样。
青年岔着两条笔直的腿,动作挺不拘一节的,露出的上半身肌肉分明,看着很有力量感。就是低着头摆弄那把金色唢呐,把脸遮的严严实实。
在刘皓路过时,青年猛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下刘皓看清楚了,那是一张眉目锋利的脸,线条利落,眼神桀骜不驯。
一张很凶很好看的脸。
“看什么看,嗯?”青年开口道,声音低沉,最后上扬的尾音向一片羽毛,不轻不痒的搔了刘皓的心头一下。
“没看什么……”刘皓因为刚才的惊吓乱了步伐,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他本想硬气的回一句“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可看到对方凶神恶煞的眼神时就不自觉的换了一句。
青年不再答话,只是盯着刘皓看。
“怪人!”刘皓小声骂一句,蹬上车踩飞快骑着跑了,他觉着再不走下一刻那个奇怪的青年就要卷袖子揍他了。
好吧,虽然那人光着上半身,没法卷袖子……
夏天天长夜短,这一来一去也折腾了不少时间,天还未暗几分,只是温度又降了一点。刘皓骑过几条街,拐了几个弯,马上就要到家了。
他家在村子最北,只有前面有邻居,还隔着条路,左右与后面是一大片树林,树林里还有几处坟,说实话夏天还好,一到冬天夜晚,黑漆漆一片,刘皓自己都不想出来上厕所。
家里因为修了厦板的缘故,阳光射进屋里太少,有点略暗,刘母早早就把灯开了。刘皓把酱油放进厨房,回到自己屋里往宽大的床上一扑,开始回想刚才的事情。
他总觉着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那个唢呐吹的什么曲子啊,听着耳熟,但怎么也不像平日常见的曲子,不太像民乐,更不可能是流行歌。
怎么……和哀乐有点像啊……
刘皓打了个激灵,背后一凉,谁没事练习吹哀乐啊。而且他来回两次见那青年时,青年的唢呐都在手里,但是乐声又确确实实响在耳边的。也不像是录音机或其他播放器播放的乐曲,因为那声音断断续续的,很明显是有人在照着谱吹一样。要么是有人在屋里吹,青年在外面摆弄唢呐。要么就是在屋里用录音机播放,可为什么要播放一首吹的不怎么熟练的曲子呢?
太奇怪了,因为不符合常理,所以就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氛围。
刘皓忽然有种冲动,他想回去再看看。

评论(3)
热度(13)

© 青梅小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