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蓝皓】玉(下)

1.ooc,私设,小学生文笔,意识流→_→
2.蓝河x刘皓 吃我邪教安利→_→
3.敏感词用拼音代替了,影响阅读致歉。
4.谢谢你的观看(⑉°з°)-♡

以下正文:

仿佛感受到刘皓的目光一样,远处的许博远转过身,冲刘皓微微一笑。
他是故意的吗!
刘皓低头去掩饰涨红的脸,尽管这距离许博远并不能看清他的脸色,何况许博远还有轻度近视。但刘皓始终不敢抬头,他怕眼神太露骨,会被轻易看穿。

大约又过了半个钟左右,学校周边的家长与学生都散尽了许博远才发完。两人沿着来时的路回那个辅导机构,许博远的包还放在那里。

t城不是刘皓家乡,但城市布局很相似。横平竖直的马路穿插着笔直的电线杆,红绿灯有规律的交替闪烁,不过相比于家乡城镇的噪音与拥挤,经济发展略逊一点的t城倒是更安静,更平阔一些。
经过最后一个十字路口时,刘皓不经意向西看了一眼,随即又收回眼光,继续前行。
西面是一座山,郁郁葱葱的青山,山尖峰处有云气缭绕。
“很好看吧,就是爬着很累。”
“嗯,听说去爬过的人都说再也不想去了。”刘皓笑了,他想起前阵子去教室上课时看到的一个女孩,歪歪扭扭的拄着拐走在坡道上,边打电话边抱怨说再也不爬山了。
“对了,你还没去爬过吧。有时间一起去啊。”
“好啊。”刘皓答应的很痛快,这种有时间的暗含意思就是没时间。
“嗯……要不下周三吧。”
“啊?!”
“怎么了,不方便吗,我记得那天你没课呀。”
“那个……我……”总不能说我敷衍你的吧。
许博远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他。
“我说你今天也太逗了吧!”破罐子破摔,刘皓直接诘问道。
“你能不能别总来找我,烦死了都。我下周是没课,可下下周就考试了,你成绩好不担心可我总得复习吧!”
“还有上次去游乐园也是,说好一起去你还带其他人来算什么意思啊,我根本不认识那货,一路上尴尬都尴尬死了!”
“我就烦你这副老好人嘴脸!!”
这话着实说得很过分,许博远当场就愣在了原地。
两人就站在辅导机构牌子下面,没有遮阳的地方,顶着熔炉,两人一声不吭的对峙。

刘皓脸红脖子粗的大喘着气,他体质本来也没多好,又情绪激动发脾气,此刻看起来非常狼狈。倒是反观许博远,除了脸色微微发红意外,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风轻云淡。
刚刚的怒火就像一拳头打在棉花垛上一样毫无意义。
刘皓有些颓然,他想给许博远道歉。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大吼大叫像个小丑一样,不就是得不到吗?得不到就得如此歇斯底里去毁灭吗?做朋友不好吗?
现在是不是朋友也做不得了?
“对……”
只是刚吐出一个字,虚伪的微笑还未完全挂上脸庞。
许博远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刘皓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
他还在踌躇,就见许博远又掉头回身朝他走来,有点长的刘海遮住眼眉,看不清此刻神情。
手腕被紧紧的攥住,狠狠一拉,刘皓几乎是被对方拖上的楼。
他反射性的想挣扎,手臂才要发力,手腕处就受到一阵钻心的酸痛。
许博远看着瘦弱,力气竟如此大。

周姐看到这样状态的两人时有点惊讶,但她很快就把情绪压下去,无事人一样把工钱结了,最后又给了两瓶水。
这期间,许博远一直狠握着刘皓的左手腕。

出了门,还得往回走一站才有返程的公交。一路上许博远都一言不发,手也不放松。
“周姐她还是挺不错的哈。”刘皓干巴巴的笑,他有点跟不上许博远的步伐,走起来跌跌撞撞的。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许博远怕是真的生气了。毕竟自己说了很过分的话……
那也用不着这么生气吧……难道许博远真的把我当朋友了?!
刘皓惴惴不安的去看许博远。
青年恰好此刻也朝他看来。
刘皓不自觉打了一个冷颤。
那眼神很陌生,一点都不像平日温柔良善的许博远。眼球一眨不眨,倒真的透露出几分玻璃球的冰冷质感了。

正午时刻的公交车上人很少,除专注开车的司机外只有一个打盹的老大爷和一位穿校服的少女。
一路上刘皓都感觉如坐针毡,手腕已经红肿了,还被许博远紧紧握着。明明很空旷有许多座位却不去坐,固执的拉着手环被迫站在后门处。
别想什么累不累的了,果然还是先赶紧想想怎么道歉的吧……
突然一个急转弯,车体猛烈摇晃了一下。
刘皓思考问题集中一时疏忽,右手脱力甩开手环,眼看就要被甩出去之际,许博远拉了他一把,有些用力过猛,刘皓直接贴到了对方怀里。
薄荷味与淡淡的汗味混在一起并不难闻,相反更令人兴奋。
是,许博远的味道啊……

刘皓在即将做出深吸一口气这种变态举动之前清醒过来。
他欲盖弥彰的晃晃一直被对方紧握的左手,正也因如此刚才才被及时拯救,道:“原来不松手是因为这个啊……啊……哈哈……”
许博远并未搭话。
刘皓尴尬的看着窗外。

“到了,下吧。”
“啊?这还没到学校啊?”刘皓纳闷的被对方拽下车。
“累了,找地方休息下。”许博远的语气似有些缓和了,解释道。
“对不起啊小许,我……我刚才被热傻了胡说八道,你不要介意啊!”刘皓趁热打铁赶紧向他道歉。
“没事,我不生气了。”许博远笑笑,朝一家酒店走去。

休息需要特地开个房间?
刘皓不傻,许博远到现在都没松开他胳膊,登记时前台小姑娘复杂的眼神现在还留有感觉。
他知道了!他察觉了!
刘皓的心跳动的异常猛烈,他想起以前做过的一场噩梦。赤身走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无处遮蔽,羞耻,恐惧,惶恐。
那是秘密被戳穿的感觉。
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想干什么?

钥匙插入锁眼转动两圈,许博远推开门,松开刘皓的胳膊,背对他静静等待着。
刘皓心跳如擂鼓。
他什么意思?在等我做出选择?
进,还是走?

刘皓深吸一口气,向前迈开一步。
不管了,不想了,哪怕是陷阱他也认了。

“砰!”门闭合时发生很大的碰撞声。
刘皓刚进门就被对方一把扯住直接抵到门边墙壁上。
“我很生气!”青年紧紧箍着他,说话时喷吐的气息萦绕在耳边。
有点热,有点痒。
刘皓是个善于把真实情绪压在心底的人,在这一刻他却想坦坦诚诚的询问许博远。
“你是不是……”
话还未说完唇舌就被堵住了,火热的气息互相交融,遂一发不可收拾。
刘皓不能控制的热情的回应对方,只觉得心里一直空虚的某个地方被骤然填满了。这种感觉太好,好到他想哭泣。
干柴烈火一点即着时,刘皓从许博远的索吻里挣扎出来,“去,去浴室。”
许博远意会,刚才一直摸索刘皓身体的手利落的褪下他衣服,交缠着跌跌撞撞挤进浴室。

许博远的动作很用力,每一下都狠狠顶进去。刘皓仰躺在大床上,双腿呈m状大开,被许博远的用膝盖压住。这姿势露骨色情,腿间风景一览无余。刘皓想不到许博远下面这么大,进入的时候费了很大功夫,他也想不到这事儿这么舒服,快感如海潮一样涌上翻去,根本控制不住声音,从喉头破碎的呻吟出来。
做到最后刘皓已经有点受不住了,下面太过敏感一抽一插之间酥麻难耐,快感在此刻已不是愉悦反是折磨。
“舒服吗,刘皓。”许博远低头舔舐刘皓耳廓,轻声道。
刘皓还未回应,他又接着说道:“我以前和女朋友做,她也和你一样的反应。”
许博远的轻笑声让刘皓打了一个颤。
因为气息喷到耳孔内太刺激了,他高潮了,含着【cu】大【xing】器的【xue】眼不自觉的收缩。
“【cao】我,【cao】死我。”刘皓听了那话跟没反应一样,他主动弓起身凑上前去亲许博远的唇。

肉体碰撞声,放荡的呻吟,甚至有脏话,充斥满小小的房间。

胡天海地的折腾完后已经到傍晚时节了。晚风吹起半边窗帘,露出天边一抹金红残霞。
“我小时候总做那种迷路的梦。”
“就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一个完全没见过的地方,很空旷的马路或者树林,没有人。我妈牵着我,然后突然就不见了,就留下我一个人。”
“梦的次数多了,下次再做梦时我就紧跟着梦里的妈,说你别丢下我。她说她暂时离开,一定会回来,然后又抛弃了我。”
“很可笑吧,明明是毫无根据的梦,可是心痛的感觉却如此真实,以至于我醒来都难以自拔,甚至对我妈产生了一点怨恨。”
“不过后来就不这样了,再次做这种梦时干脆就当看风景散步了。”
许博远用毛巾沾了热水,边给刘皓擦身边道。
“然后呢?”刘皓猫一样蜷着身体,他不太习惯被对方如此细致温柔的对待。
“然后就再也没做过这种梦。”
“哦。”那你还挺幸运的,刘皓撇撇嘴,把脚踝从对方手里抽出来。
“所以,刘皓,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
青年突然把额头抵上来,眼睛看着刘皓,目光灼灼。
刘皓愣住了,半晌,他一把推开许博远。
“哪来这么多事,我要走了。”
他有些难堪,即使刚才粗暴的性事都没有让他难过,现在许博远的一句话却让他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刚才很抱歉,我太生气了有点没理智了,说了那种话。”许博远没再上前,站在原地低声道。
刘皓眼神游离,:“没事,就当还我之前对你发的脾气了。”
两人都没提之前的性事。

刘皓动作快点,许博远还在整理衣服时他已经站在门口了。
嗤-,这都什么事啊……
莫名其妙的吵架,莫名其妙的做爱,莫名其妙的对话。嗯?这应该是打炮才对。
对了,我好像那句话还没问完他。
这样想着刘皓转过身,有点忐忑的,他看着对方澄明的眼瞳。
他用最大的勇气,一口气直接道。

“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喜欢你。”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刘皓眨了眨眼。

“你小时候做梦一定是儿歌听太少。”
许博远有点跟不上刘皓思维,他在等刘皓的回复,却等来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不是有句歌这么唱:泪光会照亮等你回的家~”
刘皓招招手,“走吧,我缺爱没安全感的小蓝。爸爸回家好好疼爱疼爱你,让你找到回家的路。”
许博远走上前握住对方温热的手,同时他听到蚊子哼哼一样的声音。
“我也喜欢你。”

流星怎么舍不得落下
知道我在想你吗
许愿说的话
你听见了吗
星光能不能带你找到家
孩子怎么来不及长大
你还在哭泣吗
听妈妈的话
你许愿了吗
泪光会照亮等你回的家

我已经,可以回家了。
(完)

我的瞎逼逼:
写的太意识流了……羞愧跪地。
其实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只不过一个坦诚,一个逃避,一个自信,一个自卑,一个勇敢,一个懦弱。
蓝河中途愤怒是因为刘皓对他的看法,就是有种真心待你好,你却把我心地上抛的感觉……大概……所以生气下做了点不理智的事,因为蓝河也是普通人(我笔下的这样的),但他本质还是很温柔,而且他是早察觉到刘皓时不时瞄他一眼什么的。毕竟喜欢一个人多多少少都会露点馅的嘛……
刘皓没安全感,敏感多疑,有什么事会先想是别人的错,而没有真正意义上去反思是不是自己做的也不对,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对别人的依赖,太把注意放在外物之上而荒芜了自己的内心。所以蓝河最后是想告诉他多关注下自我,反思下自我,内心的强大是依靠自己的。
刘皓难受就是因为对方一针见血了……不过他也不是一下子就改变了,但是有小小的变化,比如最后的反问:-
最后的儿歌是出自我个人的趣味……没安全感的孩子不如多听听儿歌【毫无根据】
《玉》既指温润的君子蓝河也是《欲》,小皓皓的欲【强行扣题→_→】
以上仅是个人观点,个人看法。

评论(8)
热度(27)

© 青梅小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