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蓝皓】玉(上)

1.cp为蓝河x刘皓,邪教慎入,拉郎。
2.ooc,狗血,渣文笔。
3.虽然想一口气写完,可是太晚了(ಥ_ಥ)
4.谢谢你的观看(⑉°з°)-♡

以下正文:
坐了大概四十分钟左右拥挤的公交车,在倒数第二站下车,穿过短窄的马路往前走十几步,一面不起眼的广告牌处停下。
广告牌后就是今天要去的终点——星想中小学辅导机构。
名字听上去挺像回事儿实际却不然。沿着漆成朱红色的陡峭楼梯爬上二楼,所谓的辅导机构不过由一间排满桌椅的主客厅和一间小小的办公室组成,好在有空调,一进去就一脸凉意,把从外面浸染的暑意吹散些许。
刘皓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破机构能招的到人才怪。
许博远倒是一声不吭的推开侧面通向办公室的小门。
门是虚掩着的,一推就开,发出轻微的吱呀声。空调安在这屋里,明显温度比屋外还降了好几个度。一个穿连衣裙的胖女人坐在电脑前正百无聊赖的点着鼠标。
“姐,我们是今天来发传单的。”许博远率先打了个招呼。
刘皓瞟那胖女人一眼,暗想许博远这人真会做人。还叫什么姐?那女人的年龄喊大姨还差不多。
女人抬眼看了下他俩,粗肥的手指随意指了下地上,“今天发袋子,把传单塞到袋子里去地方发就行,我已经弄了一伙儿了。”
地上放着三大摞用尼龙绳捆着的环保袋,上面印着星象辅导班的字样。
刘皓和许博远在边上坐下,开始把传单往袋子里塞。
这一张传单一个袋子的什么时候装完啊,还有那女人竟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明明这一开始就是她的活吧!
刘皓满腹火气,他偷偷抬眼看许博远。
青年依旧一副不急不躁的模样,修长的手指敛着传单与袋子,仔仔细细又动作飞快的装好,很快他脚边就叠起一小摞成品。
见此刘皓暗叹一声,也默不作声的开始作业。

也许是专注度提高了,时间也流逝的飞快,三大摞环保袋,两人半钟头就全部搞定。最后用尼龙绳穿起,各背了两串就摇摇晃晃上街了。这次女人还算仁义,给两人的背包里各方了一瓶矿泉水。

“周姐人其实还可以的。”出了门许博远道。
刘皓没吱声,心里暗道:“在你眼里大概这世上谁都是不错的。”
就连我也是。

许博远比刘皓略高一头,腿长脚长的走在前面。他今天穿了件淡蓝的T恤,头发许久不理有点长了,风吹来时微微晃动,配着那比别人白三度的肤色,就跟个高中生一样。
干净,友善,温柔。
这是刘皓对许博远一直以来的印象。
到底是怎样与这样的一个人……成为朋友了呢?

时至七月中旬,小暑刚过,蝉早就栖在树梢聒噪嚎叫。烈日笼罩下整个t城宛如一个正在火上
焚烧的蒸笼。
刘皓感觉眼前一切突然扭曲抽象,一朵朵旋转的花炸裂盛放,各种色泽扭曲在一起。

“刘皓?”感觉有一会儿听不到身后的脚步声,许博远疑惑的回过头。
“喂!”

刘皓腿一软向前趴去,在即将磕到水泥地上时一双微凉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没事吧!中暑了?”
夹杂着薄荷清凉的香气,一个湿润的东西递到刘皓唇边。刘皓就着对方的手灌了好几口矿泉水才缓过劲来。
“不好意思我没事,刚才有点晕,不是中暑。”
短暂的歇息使刘皓头脑恢复清明,他示意许博远不用再扶着他了。虽然许博远体温低接触很舒服,但是刘皓是正常体质,在三十几度的高温天气下他的皮肤温度还是比较高的。

在许博远的坚持下两人在树荫下又休息了片刻才继续赶路。
这些传单要在小学门口发,专门发给那些学生家长。特别是环保袋这种实惠型的物品,从来不用担心发不出去,甚至有些家长会追在屁股后面多要几个。

“没想到业务还挺繁忙的啊。”
到了地点发现早已有一波人聚集在阴凉处,手里拿着传单,地上扔着成批的环保袋。不过上面印着的是其他辅导机构的名字。
“今天是小学放假前最后一天,就指望着这天呢。”许博远笑笑,把刘皓肩上的环保袋解下一小捆放在自己肩上。
刘皓抿紧嘴没制止。
他不喜欢许博远这样。
永远一副老好人样,无论对谁都和气温柔。
其实这样才是最大的疏远,因为对谁都是一样的,没有体现出对谁有特定的,不同于他人的关注。

我为什么渴望他不一样的关注?
刘皓被刚才的想法吓了一跳,脚下一顿,许博远以为他身体又不舒服了,急忙转身去搀他。
就这样猝不及防望进一双眼眸。
杏形的眼型,睫毛有点卷,微微上翘,浅棕色的瞳仁,偶尔流转间就像两颗玻璃球。
现在这双眼眸里正充满担心与关怀,关切里带点不宜察觉的焦灼,紧紧的盯着刘皓。
“那个……我没事不是头晕,就是刚才走神了一下……”刘皓有点尴尬的解释。
许博远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拍了下刘皓肩头,说前面拐角处那里家长聚集的多,我们从那发就行。
他凉凉的手掌拍在刘皓肩膀时,一阵酥麻自被接触到的那块皮肤开始,一下子传满全身。刘皓差点哼出声,生生的抑制住了。

这算是什么事?

刘皓跟上许博远脚步,克制自己脑内不断升腾起而的某些绮丽幻想。

传单发的差不多的时候,放学的铃声响了。一群身高不一的中小学生从校门处涌挤出来,他们都穿着橄榄绿的校服,远看上去生机勃勃宛如棵棵正在生长的小树。女孩子大多扎着马尾辫,头绳伴着步伐一晃一晃,接到传单时大多都会腼腆羞涩的道声谢谢。男孩子衣服穿的松松垮垮,年级小的火箭一样冲着,放声大笑或者高歌,做各种夸张姿态去吸引周边女孩子的主意。年级高点的基本都稳重些,稚嫩的脸上故作成熟,举手投足间的小孩子姿态还是暴露了他们不过还只是个少年的事实。
还只是个少年啊。

刘皓的传单发的比许博远快些,他是见人就塞类型。碰上大妈大爷还好都赶着要的,碰上小孩子不想要的,他就瞪眼凶一点,嘴里边说“教你拿着就拿着!”边强塞进去。
效果很好,和尽心尽责努力发给家长们的许博远不同,刘皓很快就把手里所有的传单都发完了。
他找了处阴凉地坐着,边用特意留下的几张传单扇风边观察太阳底下还干活的许博远。
许博远浑身都是汗,脸色白里带红,饶是如此,仍旧给人一种玉的质感,仿佛冰冰凉,敦敦柔。
刘皓突然就有一种冲动,想要触碰许博远,就像把玩一块玉一样去把玩他。

评论(6)
热度(25)

© 青梅小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