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小丸子

夏天来了





一个可笑、天真、固执的废柴
冷番冷cp爱好者√沉闷的人 √萌点诡异√博爱党√不粉不黑√口味诡异√



嗯……诸君,俺喜欢甜虐双修\(//∇//)\
对认真生活的人hin有好感ԅ(¯ㅂ¯ԅ)
对怀有希望的人致以最大敬意
叶皓√包罗√叶果√魏果√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


嘴笨轻易不争执,但一旦被恶心到就不会原谅,愿我堂堂正正做人,与遇堂堂正正之人!

【叶皓】皓月万里(三)

【前方高能!!!重度ooc小学生文笔!!!】
小孩儿凭着内心感觉一路奔走,在城南外围的土路上追到了兴欣道会那帮人。

他们一群人稀稀拉拉在前面走着,红衣人走在中间,那把不知道什么质地的伞被他随意扛在肩上,伞尖顶上绑着一串青璎珞,随着步伐一晃一晃。

小孩儿在后方大口喘气,动静不大也不小。
最先回头的是方才龙舟宴上弹古琴的少年,见他如此,其他人也渐渐回身。

刘皓一下子暴露在十来人眼里。

他猛然抬了头,脸上挂着一层薄汗,眼睛有些不安的眨着。

“刘皓?!”一道微高的女声响起,人群里一个束发姑娘突然道。

“刘皓?谁?我?”小孩有点疑惑,没出声,依然静静的看着他们。

“我要他。”他没有管其他人的惊讶,举起手,直直的指着扛伞的红衣人。

没有什么理由,仅是来自胸腔内部的一股灼烧的热意,他对那人充满了难以言说的渴望。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贪心啊。”
声音响起的同时,眼前红影一翩,那双微凉而漂亮的手就轻轻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小孩儿抬眼看着他。

没有任何遮挡,那张脸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他面前。很普
通的一张脸,眉是眉,眼是眼,和一张扬起嘲讽弧度的唇。

叶修愣住了,小孩儿竟然伸手摸他嘴。葱白的手指轻轻摩挲,很痒,像柳枝儿轻轻拂过的感觉。
他不自觉放开了禁锢对方脖颈的手。

“我喜欢你,你跟我在一起。多少钱?”小孩儿定定看着他说。

“我说刘皓,你渡劫渡傻了?”叶修皱眉,他是天神,一眼就瞧出眼前这条小蛇就是被打下凡世受天罚的刘皓。
“渡劫?你认识我?”小孩儿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一直在听两人谈话的兴欣众人见此也露出复杂的神情。
“叶修,你看这小子不会是装的吧!”刚才那个束发姑娘吆喝道。
小孩儿暗暗记下对方名字,看叶修扫了自己上下一眼后回头摇了摇头。
他什么也记不得了,自然也不怕对方看,哪怕那些眼神各异,甚至有些扎人。
“走吧。他什么也不记得了。”叶修摆摆手,示意众人继续前行。

其他人没说什么,他们目前正在做一件大事,事态紧急,不会为一个小人物而停下脚步。距离成神越近,就越专注,不会为细枝末节而影响大局。

刘皓站在原地,刚才的奇怪举动就像一个狂妄的小丑。
“哦,原来我叫刘皓。”他额前又笼上一层青气,比之前还要深。
叶修他们隐藏了气息,刘皓现在一点也感知不到。他有些失落,好像朝着光源拼命奔跑,最后却发现是个死胡同,而所谓的光不过是个幻象。
“砰!砰!”一朵朵烟花在天空炸裂,色彩缤纷,极力展示自我。
原来不知不觉已到夜晚。
刘皓转过身,朝与叶修离去的相反方向走去,一步一步,赤裸的足走在湿软的泥土上很快变脏,还沾染些许土腥味。

他的胳膊碰到袍子的口袋,有些咯的触感提示他里面有东西,他掏出来一看,是一块碧玉坠子,上面刻着一个“皓”字。字迹歪歪扭扭,像小孩写的一样。
本来如死灰一样的心突然就活跃了,面前青气一散而尽,刘皓紧紧握着玉坠,好似那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这是我给叶修的,他还留着!!!!”刘皓太高兴了,直接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半晌他冷静下来,拍拍身上的土,开始整理自己目前为数不多的记忆。

“我名字叫刘皓,刚才那个红衣服叫叶修,他给我感觉很熟悉,我想待在他旁边。”
“不,我想他待在我身边。”
“从刚才兴欣道会人反应来看,我似乎与他们……有过节?”
“这玉坠是我以前送给叶修的,他现在又还给我了,什么意思,断绝来往?”
“还有渡劫?我为什么是一条蛇?”
“不对……我原来……不是蛇吗?”

一定不是,他没有一丝作为蛇的记忆与本能,甚至对自己的兽身感到极度厌恶。
他还想再想出一点东西,可是依旧是令人恐怖的空白,他什么也不知道。

老子他妈的到底是谁!
“嗯?老子?”
“卧槽我都不是小孩儿!连年龄都不对……”
“老子他妈的到底是个啥子东西啊!!!”
愤怒的刘皓脑炸裂死亡,全文终。

以上纯属脑洞↑








评论

热度(16)